卢郁希

一、前言

危化品行业从生产,仓储到运输,使用,每一个环节都牵动着公安机关的神经。随着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对于民用爆炸物品的需求也是日益剧增。《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条例》自2006年9月1日正式实施后,特别是“全国民用爆炸物品信息管理系统”在全国使用后,在民用爆炸物品的流通环节生产、储存、运输、销售等环节都逐步达到制度化、专业化和规范化的目标,发生事故和案件的几率已大大降低。然而民爆物品使用环节作为监管链条的末端,随着作业现场的不断变化,时空、人员等要素也在不停的变动,如物品的领取、现场保管、使用、清退入库等,由于直接接触爆炸物品的人多而复杂,技术防范措施难以到位,历来是监管的短板和薄弱环节,极易发生爆炸物品被盗、被抢、被私自截留等现象。从全国涉爆违法犯罪案件来看80%的涉案爆炸物品来自爆破作业单位的使用环节。因此,如何对民用爆炸物品在涉爆作业单位出库后,进入使用“最后一公里”环节的监管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二、爆破作业现场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爆破行业市场不规范,违法行为依然长期存在。

2018年6月25日《人民日报》指出,应急管理部对近10年来发生的14起涉及民爆物品爆炸的重特大事故进行分析发现,均因违反相关安全生产规定和作业规范造成,例如造成7人死亡的陕西祥盛民爆公司“4·10”较大爆炸事故、造成14人死亡和失踪的辽宁本溪龙新矿业有限公司思山岭铁矿“6·5”重大爆炸事故。由于涉爆单位、企业类型多样,在整个民爆物品生产、销售、运输、使用一个完整生命周期系统中,各生命周期系统过程分属不同行政部门管辖,各行政管理部门的具体管理都会各有自己的侧重点,客观上削弱了民用爆炸物品安全管理的标准规范性。
 
在产品结构调整、技术升级更新换代和安全技术改革改造过程中,“四超”现象时有发生,即超过许可生产规定数量、超过规定仓库储存量、超过规定爆破作业时间、超过定员人数组织生产经营;恶性竞争,低价产品存在以次充好的现象,使安全性低的民用爆破物品流通渠道较为广泛,除了正规的购买渠道之外,还存在着一些私密的交易,基层民警对于贩卖渠道的查处存在着遗漏点。受巨大利润的驱使,使得私制、私藏炸药,正规生产企业违规制造、销售民用爆炸物品的各种各样的涉爆违法行为依然长期存在。
 
(二)爆破作业人员整体素质不高,责任心不强。
实施爆破作业的人员对安全法规、安全技术、民爆产品性能所知甚少,涉爆人员的基本技能偏低、安全意识薄弱、综合素质不高,凭自己的老经验、老思想、老办法、老惯例实施爆破作业,对安全操作一知半解,不愿意或者掌握新技术、新知识技能偏低,整体素质不高。,安全管理人员职责意识淡薄,很多的企业对于安全培训只是流于表面,浮于形式,安全教育培训不力,安全管理体系没有真正落实到实际工作中。
 
(三)爆破作业现场乱象丛生,存在隐患。
爆破作业受外部环境、使用技术、使用材料、人的不安全行为及施工特点等因素影响,会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因素,使得爆破现场十分混乱,存在较大隐患:一是部分爆破作业单位为了降低资金支出,雇用不具备许可证的工作人员来进行爆破作业,这就导致爆破作业操作的规范性较差、安全事故频发问题。二是现场管理松懈,违规违章操作,设备日常维护不佳,不能正常安全运行,易造成事故发生。三是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制度不健全,非法同意不具备资质的人员装填炸药,爆破作业人员职责不清,混岗使用,技术差距大,现场管理混乱。四是现场人员混杂,除了爆破施工方、运输爆破物品方、监理方,有时还有一些普通作业的农民工,这些农民工法律意识薄弱,文化素养低,有些人出现侵财盗窃行为,加上现场防护措施不到位,措施不完善,风险认知不足,制度执行不严格、定员定量定置管理不达标、劳动组织纪律不严明,容易出现安全管理问题。2019年7月15日贵南高铁第五标段“7·15”较大爆破事故,造成4人死亡、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70余万元。事故直接原因就是爆破公司安全员在爆破现场装填炸药人员未撤出孔桩的情况下违规实施起爆作业是造成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
 
(四)公安机关现场监管不到位。
近年来,公安机关为了实现民用爆炸物品的有效管理做了很多努力。除了日常管理工作正常开展外,公安机关采取了“治爆”行动、涉爆物品“净网”行动、涉爆安全隐患排查行动等,但是仍然存在现场监管不到位的问题。一是多方政府不同部门对民用爆炸物品的管理,各个环节衔接不够,不仅容易造成管理漏洞,还会造成管理脱节,面对问题时各部门执行的标准尺度不一样,造成管理不清和职责不明的局面,往往不能避免有疏漏,易导致公安安全事故和案件发生,查源头,可能又是从业人员管理问题,而从业人员管理是公安机关的职责。二是现场管理的警力不足,有的民警身兼数职,并不是专人负责,而大多数民警在民用爆炸物品和爆破方面的专业知识欠缺,并不没有过多的精力去研究和学习专业知识,使得在现场的监管工作只是走马观花,难以抓住重点,不能将管理措施落到实处。三是对于爆破作业的用药量出现偏差,以至于不一定能一次性完成爆破作业,周期就变长,增加现场管理难度;或是由于现场人员的非专业操作,在布孔、钻孔、装药、塞等环节操作不当,会造成加大爆破用药的使用量,或是本来是小规模用药,但出现用药过大,造成现场安全防护超出预计的范围,从而产生事故,而现场民警也无法提前判断,进行有效地预防;四是爆破物品在现场的实际使用、回收、回库与出库用量核对监管不重视,容易造成截留、丢失、遗忘等问题。五是作业位置特殊,无法监管到位。
 

三、爆破作业现场监管的新探索

随着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移动终端的功能越来越丰富。为进一步提高监管的工作效率,提高监管检查技术的整体能力,有必要采用先进的技术手段和方法,以实现对民用爆炸物品的使用环节更有效的动态监管与检查。移动终端具备便携性、无线性、移动性、简单性的特征,从功能上集成了嵌入式计算、控制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以及生物认证技术等特点,为解决传统方法难以实现的作业现场与监管平台信息无法同步,提供了新的思路和解决办法。
 
依托移动互联网,特别针对于爆破作业现场,涉爆物品最容易出事故的重点区域。有效利用现场人员的工作内容是相互稽核,充分利用监理人员、运输监爆人员的现场监督管理角色,通过不同人员在系统中的录入信息的比对,充分了解现场情况。解决无资质人员作业、人证不相符、物品交接不明确、现场作业技术员不到场的情况。
 
对民用爆炸物品在使用过程中进行全程监控,利用无线数据网络信息交换技术准实时地管理涉爆单位、涉爆人员与爆炸物品,实现静态管理向动态监控管理的巨大转变,从而达到严格管理,杜绝和减少流失,同时也是侦查破案服务的目的;对公安机关物流业务实现无缝隙、全覆盖的智能化管理,并对日常管理的数据进行综合分析,对个人管理、企业管理、信息技术进行优化组合,提高机关单位管理水平和办事效率。
 
借助PGIS警务地埋信息系统平台,基于现有工作模式下,部署基于移动终端的民爆物品多方动态监管系统模型,对复杂的爆破作业现场实现空间定位、多方信息采集、比对预警以达到动态监管的目的。具有以下独特优势。
 
(1) 定位更准确,通过移动终端始终保证爆炸物品与责任单位或人员绑定;
 
(2) 采集更高效,实现人工管理采集向计算机动态监控跟踪管理的根本转变;
 
(3) 管理更全面,围绕涉爆项目对涉爆单位、涉爆人员、爆炸物品及与涉爆物品相关的案(事)件进行全方位管理,实现综合的关联查询和统计;
 
(4) 反馈更高效,提供更有效的预警监管机制。
 
爆破现场多方信息对比机制(如图1)。爆破作业现场的数据都通过移动终端对数据进行处理。在现场操作的过程之中,最大程度上使用移动终端的采集功能。
 
(1) 通过移动终端的生物特征识别技术采集使用者的指纹、人脸等身份特征,实现人机的绑定。当移动终端不具备生物特征识别功能时,通过拍照实现,上传至服务器,通过公安身份库识别身份信息。
 
(2) 移动终端后台会自动上传本机的GPS定位信息实现“机在现场”,当移动终端不在现场处理业务信息的伪现场操作,以系统后台会进行相关信息预警并反馈至公安机关。
 
(3) 爆破现场负责人员、监理员以及监爆员对涉爆相关人员的信息确认,系统服务器将照片与涉爆人员库相比对,及时信息预警并反馈至公安机关。当爆破员、监理员以及技术负责人三者之间对现场确认的信息不一致时,及时信息预警并反馈至公安机关(如图4)
 
(4) 公安机关通过移动警务终端取得最终的现场信息进行确认(如图5)
 

(图1)多方信息对比流程图

 

 

四、爆破作业现场动态监管平台的实现

 

(图2)网络拓扑图

 

(一)网络拓扑(如图2)

系统分别建立在公安内网与Internet互联网,二者通过安全数据交换平台进行数据同步。Internet互联网部分主要包括:应用服务器负责爆破现场数据采集作业,数据比对作业、消息反馈作业。同步服务器负责与公安专网的数据同步服务。企业PC用于数据基础信息的处理维护。企业移动终端:用于项目爆破现场的实时信息采集,以及接收后台服务器的反馈信息。公安专网部分主要包括:应用服务器负责数据维护,数据接口服务。分析服务器:企业信息预警分析服务、人员信息与公安重点人信息库滚动比对分析服务、物品流向预警分析。数据服务器:存储系统相关应用数据。公安PC:用于处理公安相关数据处理。移动警务终端主要负责爆破现场多方数据现场信息的对比作最后的人工确认。

(图3)民爆物品动态监管系统服务层次模型

二)系统层次模型(如图3)
系统运行平台、应用支撑、系统管理、系统功能、终端应用。
 
(1) 系统运行平台。通过操作系统与数据库系统建立系统的基础运行平台,建立系统应用服务。
 
(2) 应用支撑层。主要通过一些基础的应用技术为系统上层进行服务,如移动开发技术、地理信息处理技术、数据同步处理技术、数据安全控制、安全数据交换。
 
(3) 系统管理层。提供系统的基础功能框架,包含组织结构、角色权限控制、系统日志、流程设计规范、数据接口规范。
 

(4) 系统功能层。为系统具体实现的功能,业务数据的基础管理、动态数据处理、信息分析预警。

(5) 终端应用层。通过移动终端自动采集相关信息,并提供移动客户端在现场直接在现场进行数据处理。

 
(三)多方信息对比的机制实现效果

以2017年8月18日至2017年8月19日南宁市某山石场爆破计划和爆破现场为例。

 
2017年8月18日运输企业按计划把物品运输到爆破现场,运输企业运输负责人现场与爆破企业保管人按移动端系统上的计划内容对物品信息进行清点核对,并对物品进行现场拍照,然后把图片上传到移动端系统中;爆破企业负责人通过移动端系统对物品信息、人员信息(安全员、爆破员信息、保管员信息)核对确认后,对物品、人员进行现场拍照,并把图片上传到系统中。
 
2017年8月19日广西某有限公司(监理企业)监理人员把现场采集的物品信息、人员信息(安全员、爆破员、保管员信息)核对确认后,对物品、人员进行现场拍照,并把图片也上传到系统中。后台系统接收到三方移动端发来的完整信息通过比对处理后得出三条预警警告:“负责人和监爆员”确认的《物品》信息不一致!“负责人和监爆员”确认的【安全员】信息不一致!“负责人和监爆员”确认的【爆破员】信息不一致!(如图4所示)
 
与此同时,民警能够接到警告并进行相关处理进行现场核对(如图5所示)。
 

(图4)当多方现场确认信息不一致时的预警信息

(图5)公安机关最终的现场信息

根据上述运输企业方、爆破企业方、监理企业方共三方的数据采购、存储、加工分析完成多方信息对比机制,实现爆破作业现场动态监管。投入运行至今,无涉及民爆物品事故发生。
 

五、结语

民用爆炸物品在近年来的需求量不断上涨,对于爆破现场的安全监督管理,是公安机关进入民用爆炸物品使用“最后一公里”的重要环节。南宁市公安局通过建设爆破作业现场动态监管平台,依托互联网,特别针对于爆破作业现场,有效利用现场人员的工作内容是相互稽核,充分利用监理人员、运输监爆人员的现场监督管理角色,利用移动终端的生物特征识别技术采集指纹、人脸等身份特征移动端,结合实际民爆管理工作要求,通过不同人员在系统中的录入信息的比对,充分了解现场情况,实现多方信息对比的机制,对爆破现场监管困难的问题实现一条新的解决方法,满足现有条件下对爆破现场监管的作用。(南宁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吴志、齐鹏,广西金普威有限公司的谢小红、龚玉梅对本文亦有贡献,特此致谢!

 
参 考 文 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民用爆炸物品管理条例(国务院令第466号)[Z].2006-5-10.

[2]胡永正.论爆破作业现场的安全监管[D].浙江警察学院,2013:46-49.

[3]孙金号.探讨爆破施工现场的安全管理[R].中铁二十局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2014:60-61.

点赞(73)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